我读《大个子老鼠小个子猫》的故事

我学《大个子老鼠小个子猫》的故事

可能与其他小朋友不同的是,我是从网上听这个故事的。大个子老鼠很喜欢帮助朋友,在朋友有困难时,他会用贴心的话安慰朋友,他会用实际行动帮助朋友。

比如:有一天,小个子猫迟到了,马老师批评她两句,小个子猫从来没有尝过被老师批评的滋味,很难过。她对大个子老鼠说:“明天你来叫我吧,我的闹钟坏了。”

第二天,大个子老鼠便拿着自己的小喇叭在小个子猫的家门前吹了一首曲子,小个子猫被叫醒了,他们准时地到了学校。从此,他们总能按时到校,再也没有被马老师批评了。

读了这个故事后,我想像大个子老鼠学习,我要学习大个子老鼠,坚持不懈地帮助朋友,无怨无悔。

小个子巨人

小个子巨人

郑州外国语学校 杨文博 2010.12.11

我第一眼看到他时,他正忙着上菜。从厨房匆匆走出,经过门口时开了我一眼,动动嘴唇,没有说话。或许是看到了我看他的眼神,又或许是门口的服务员已经向我道了“欢迎光临”,他无须再说。拿着两盘菜,大阔步向里走去,只留下一个模糊的背影。

本来我是没有注意到他的。与门口迎宾的两位苗条高挑、笑靥如花、亭亭玉立的穿着干净的红色唐装的女服务生相比,他实在太矮,太丑。身材估计不过一米四,细胳臂细腿,一身白衬衣、白围裙上沾满黄花油渍,马裤,粗布鞋,;虽然在冬天,却挽着袖子;肩上搭一条脏兮兮的抹布;忧郁的脸干巴巴,布满褶皱;看年龄也就二十刚出头,双手却满是老茧,粗糙皲裂,红得发紫;一双眼却炯炯有神,透着精明能干和倔强劲,也带有一种无限的自卑。想必来来往往,遭受过无数鄙夷的眼神。伫立片刻,我走进了馆子。

餐馆本身很小,顾客却很多。约四五十平米的空间内挤了三四十人。屋里烟雾缭绕,模糊能看到人影。因为是在冬季,窗玻璃上沾满水珠,成股下流,根本看不到外面。空气中弥漫着油味,肉味,菜味,面味,海鲜味,还有人味;耳朵边充斥着锅烧开了下菜的声音,伙计报菜的声音,还有说话声,干杯声,划拳声。环境实在不怎么的。但既然是地方小吃,总不能奢求酒店级别的服务吧。

转了半天,我没找的座位。正着急,耳边一个干脆麻利的声音飞过:“您一位,靠厨房门口有张桌,请将就一下。”顺着声音寻去,小个子的他已进厨房。旁边真有张桌,靠墙,座位在过道中间,很是不方便。无奈之下,只好将就。

坐了老大一会儿,没人招待我。我急了,叫不远的一个服务生送菜谱,那人才过来,慢条斯理地问道:“您吃啥?”

初次到店,不知如何点菜,便问道:“这‘串串香’怎么个吃法?”

看样子这服务生没待过生客,正不知所措,小个子端着一锅汤快步走来。看他大摇大摆的姿势,锅内的汤晃来晃去,却终没洒出来;然后狠劲把锅往灶子上一砸,却放得稳稳当当,毫无声响;点着了火,冲我说一句:“门口冰箱里,您爱吃什么尽管拿,拿来把串往锅里一捋,当火锅涮着就吃了。”

旁边那位服务生轻蔑的笑了一下。小个子没加理会,又忙别的去了。

我照他说的做了。拿回二十多个串,锅已经滚了,自己下菜很是困难。小个子又来了,伸手就要帮忙。看着他那油乎乎的手,我不禁皱起了眉头,问道:“你洗手了吗?”他很不自然地撇撇嘴,从厨房里找来一次性手套戴上,帮我下菜,又说一句:“对不起。”便走开了。

好一会儿,正吃着,忽听旁边一阵阵叫好。扭头一看,只见小个子正拉烩面,在一张桌子旁边扎个马步,手中面条上下翻飞。喝彩的正是桌上做的几个,个个穿得皮革毛裘,一看便是阔爷,此刻却也聚精会神地看着,并不时发出的喊声。“好!”“好功夫!”

我放下筷子,也来看热闹。只见烩面被小个子玩弄于鼓掌之间,面条在手中、指间穿插交错,龙飞凤舞,由一分二,由二分四。一会儿如面蛇,一会儿似蛛网。小个子卖力地挥舞着,不时挪步,面条绕着他周身旋转。

不觉间,整个餐馆全寂静下来,只听得面条抽空之声,“唿唿”作响。所有人屏息凝神,注视着小个子,头随着他的手的摆动晃来晃去,眼神从不离开他手中的面条。门口挤满了外面的人,有人甚至专门进屋把玻璃擦干净,透过玻璃往里看。此时的他,似乎成了所有人的焦点。

终于,最有一根面条腾空,如蛟龙入海般钻进锅里,却没有溅起一滴油水。伴随着“刺啦啦”的响声,全场响起一片掌声,就连那个服务生也拍了几下,脸上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却也不得不佩服得五体投地。小个子满脸通红,吁吁喘着气,却也笑盈盈的。

吃完了,我叫人来结账。小个子跑过来,一把抓过我吃过的串的木签,整齐,点数,不到两秒便说:“共二十四签,长签十个,短签十四;长签三毛,短签五毛,共十块;锅底八块,餐具一块,共十九。您还在点一遍吗?”

“不用了。”惊讶于他的计算速度的同时,我也为刚才他帮自己下菜时自己的作为抱愧。念此,便对正在擦桌子的他说:“你……你刚才下烩面时表演得真不错。”

他愣了一下,仰起脸来望着我,然后突然变得很兴奋,欢快地说:“你是第一个称赞我的人,谢谢!”那双眼里充斥着的再也不是自卑,而是一种阳光、快乐、积极的东西。

我掏出一张二十的票子递给他。他拿了钱去柜台,付了帐后,又从老板那儿领了他今天的工资。我远远的望着,那都是一张张皱巴巴的五块啊。

回来,他把找的一元钞票递给我,却又说:“有点事儿,没能快些给您找来钱。慢走,欢迎下次光临。”说完,又去忙别的了。

走在冬季的街道上,棉衣的御寒作用却显得不再重要了。我望向身后,那充满光和热的屋子里,一个穿白衬衣,系白围裙,浑身油渍的忙碌的身影。这画面永远定格在我脑中。

小个子是个大巨人。

《大个子老鼠和小个子猫》读后感

这个暑假我读了一本书,这本书的名字就叫做《大个子老鼠和小个子猫》。 这本书的作者是周锐。周锐: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曾荣获全国儿童文学奖、宋庆龄儿童文学奖、陈伯吹儿童文学大奖、冰心儿童图书新作奖、法国第十九届安纳西国际动画片电影节教育片奖等众多国内外大奖。他的作品“大个子老鼠和小个子猫”系列、“狭路相逢”系列、“大侠周锐写中国”系列等,深受小读者们的喜爱,被亲切地称为“幽默大师”。 现在我给你们介绍一下主要人物,那就是大个子老鼠和小个子猫了!大个子老鼠是男生,小个子猫是女生。他俩是同班同学。尽管老师经常批评大个子老鼠,经常表扬小个子猫,但小个子猫还是喜欢找大个子老鼠帮忙。当然,他们还有很多同学:小蜥蜴、小狗、小猴、小猪、小兔……他们在一起,每天都发生着有意思的故事:你见过唱出来的冰淇淋吗?舌头能当被子盖吗?屁股上的广告又是怎么回事…… 大个子老鼠和小个子猫是本常有趣的一本书,我觉得有几篇特别好笑,特别有意思,如第一册第一篇的喷嚏王,里面的马老师打了一个大喷嚏,全班同学的口罩都顶不住了像没戴一样同学们一个接一个的打起喷嚏来,小个子猫说:“我要找一个更厉害的喷嚏来打败马老师的喷嚏。”“不可能我的喷嚏是最最历害的了,”马老师说。大个子老鼠不管马老师高不高兴,说我知道到哪儿去找最厉害的喷嚏。

其中最对我有帮助的是道歉鸡这篇,这篇文章让我明白了当别人身陷困境时不能取笑他,要去帮助他,并且知道错了要敢于向对方承认错误、向对方赔礼道歉。这套书里还有很多很多的故事让我学会了很多道理:让我学会了有些问题需要依靠自己去解决,不要依靠别人;同学之间要互相友爱、互相帮助!

大个子老鼠和小个子猫一起,给了我一个充满欢乐和友爱的暑期!

小个子巨人

小个子巨人

郑州外国语学校 杨文博 2010.12.11

我第一眼看到他时,他正忙着上菜。从厨房匆匆走出,经过门口时开了我一眼,动动嘴唇,没有说话。或许是看到了我看他的眼神,又或许是门口的服务员已经向我道了“欢迎光临”,他无须再说。拿着两盘菜,大阔步向里走去,只留下一个模糊的背影。

本来我是没有注意到他的。与门口迎宾的两位苗条高挑、笑靥如花、亭亭玉立的穿着干净的红色唐装的女服务生相比,他实在太矮,太丑。身材估计不过一米四,细胳臂细腿,一身白衬衣、白围裙上沾满黄花油渍,马裤,粗布鞋,;虽然在冬天,却挽着袖子;肩上搭一条脏兮兮的抹布;忧郁的脸干巴巴,布满褶皱;看年龄也就二十刚出头,双手却满是老茧,粗糙皲裂,红得发紫;一双眼却炯炯有神,透着精明能干和倔强劲,也带有一种无限的自卑。想必来来往往,遭受过无数鄙夷的眼神。伫立片刻,我走进了馆子。

餐馆本身很小,顾客却很多。约四五十平米的空间内挤了三四十人。屋里烟雾缭绕,模糊能看到人影。因为是在冬季,窗玻璃上沾满水珠,成股下流,根本看不到外面。空气中弥漫着油味,肉味,菜味,面味,海鲜味,还有人味;耳朵边充斥着锅烧开了下菜的声音,伙计报菜的声音,还有说话声,干杯声,划拳声。环境实在不怎么的。但既然是地方小吃,总不能奢求酒店级别的服务吧。

转了半天,我没找的座位。正着急,耳边一个干脆麻利的声音飞过:“您一位,靠厨房门口有张桌,请将就一下。”顺着声音寻去,小个子的他已进厨房。旁边真有张桌,靠墙,座位在过道中间,很是不方便。无奈之下,只好将就。

坐了老大一会儿,没人招待我。我急了,叫不远的一个服务生送菜谱,那人才过来,慢条斯理地问道:“您吃啥?”

初次到店,不知如何点菜,便问道:“这‘串串香’怎么个吃法?”

看样子这服务生没待过生客,正不知所措,小个子端着一锅汤快步走来。看他大摇大摆的姿势,锅内的汤晃来晃去,却终没洒出来;然后狠劲把锅往灶子上一砸,却放得稳稳当当,毫无声响;点着了火,冲我说一句:“门口冰箱里,您爱吃什么尽管拿,拿来把串往锅里一捋,当火锅涮着就吃了。”

旁边那位服务生轻蔑的笑了一下。小个子没加理会,又忙别的去了。

我照他说的做了。拿回二十多个串,锅已经滚了,自己下菜很是困难。小个子又来了,伸手就要帮忙。看着他那油乎乎的手,我不禁皱起了眉头,问道:“你洗手了吗?”他很不自然地撇撇嘴,从厨房里找来一次性手套戴上,帮我下菜,又说一句:“对不起。”便走开了。

好一会儿,正吃着,忽听旁边一阵阵叫好。扭头一看,只见小个子正拉烩面,在一张桌子旁边扎个马步,手中面条上下翻飞。喝彩的正是桌上做的几个,个个穿得皮革毛裘,一看便是阔爷,此刻却也聚精会神地看着,并不时发出的喊声。“好!”“好功夫!”

我放下筷子,也来看热闹。只见烩面被小个子玩弄于鼓掌之间,面条在手中、指间穿插交错,龙飞凤舞,由一分二,由二分四。一会儿如面蛇,一会儿似蛛网。小个子卖力地挥舞着,不时挪步,面条绕着他周身旋转。

不觉间,整个餐馆全寂静下来,只听得面条抽空之声,“唿唿”作响。所有人屏息凝神,注视着小个子,头随着他的手的摆动晃来晃去,眼神从不离开他手中的面条。门口挤满了外面的人,有人甚至专门进屋把玻璃擦干净,透过玻璃往里看。此时的他,似乎成了所有人的焦点。

终于,最有一根面条腾空,如蛟龙入海般钻进锅里,却没有溅起一滴油水。伴随着“刺啦啦”的响声,全场响起一片掌声,就连那个服务生也拍了几下,脸上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却也不得不佩服得五体投地。小个子满脸通红,吁吁喘着气,却也笑盈盈的。

吃完了,我叫人来结账。小个子跑过来,一把抓过我吃过的串的木签,整齐,点数,不到两秒便说:“共二十四签,长签十个,短签十四;长签三毛,短签五毛,共十块;锅底八块,餐具一块,共十九。您还在点一遍吗?”

“不用了。”惊讶于他的计算速度的同时,我也为刚才他帮自己下菜时自己的作为抱愧。念此,便对正在擦桌子的他说:“你……你刚才下烩面时表演得真不错。”

他愣了一下,仰起脸来望着我,然后突然变得很兴奋,欢快地说:“你是第一个称赞我的人,谢谢!”那双眼里充斥着的再也不是自卑,而是一种阳光、快乐、积极的东西。

我掏出一张二十的票子递给他。他拿了钱去柜台,付了帐后,又从老板那儿领了他今天的工资。我远远的望着,那都是一张张皱巴巴的五块啊。

回来,他把找的一元钞票递给我,却又说:“有点事儿,没能快些给您找来钱。慢走,欢迎下次光临。”说完,又去忙别的了。

走在冬季的街道上,棉衣的御寒作用却显得不再重要了。我望向身后,那充满光和热的屋子里,一个穿白衬衣,系白围裙,浑身油渍的忙碌的身影。这画面永远定格在我脑中。

小个子是个大巨人。


本文链接://zuowen/xiaowu/609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