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僻的乡村  朴的孩子


坡刘,不是人名,而是一个小村庄的名字。偏远的小乡村,高低不平的房屋,围绕着古朴的学校 ,也围绕着不同气质的大街小巷—胡同。

坡刘小学----说它古朴,是因为它建校于1979年,39年,相比一个乡村的兴衰流转显得短暂,但对一个学校来说,却足以酿出浓厚的文化氛围。

这里的孩子有着自己的生活和学习习惯,作为家和校之间的纽带,他们知道自己的任务和使命。他们早早来到学校,不仰仗别人的力量,把校园的各个角落打扫的干干静静。走进校园清爽、温馨扑面而来。

孩子们,一个个小脸蛋上洋溢着笑容,幸福快乐。他们对新来的教师充满着敬畏和信任,下课后,我站在走廊上,晚秋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我半闭着眼睛,享受着这一时刻。

一位个子不高的小男孩开口和我说话了:

“老师,我想好好学习,可我怎么也学不会。”

能和我说这句话,说明他信任我,说明他很诚实,也表达了这里一部分孩子的心声。我很认真的告诉他:

“首先,要学会倾听,上课要注意听讲,即使听不懂也要耐着性子听。不懂得地方下课后要问别人,数学知识是环环相扣的,可能你以前的知识落下的太多,有些地方需要用到以前学过的知识,不要着急,更不要放弃。”他一脸的失落和迷茫,我看他这样子鼓励他说:

“不要灰心,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攀登。只要你真正下决心学习,有很多可以学好的方法。就看你坚持多久,看你找到多少弥补知识的办法。”他似有所悟。

上课时,他把书规规矩矩的放在了桌子上。翻到了要学习的那一页。我看到了他的进步,他最起码翻开书,做好了准备,迈出了第一步。

他的练习本还是崭新的,可能是新买的。我用赞许的眼光看着他,静待花开,我在静静的等着他的成长,我也似乎听到了他成长的声音。苏霍姆林斯基说过:“教育艺术的基础在于教师能够在多种程度上理解和感觉到学生的内心世界。”,通过这件事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对于学习困难的孩子,要理解他们,多听听他们的声音。老师从各个方面去关心他们,去爱护他们,让他们重拾学习的信心,找到学习的方法。

在这偏僻的小乡村里有一群朴实的孩子,和他们共处一年,在这一年里我想给他们的不仅仅是知识,更多的是信心和方法。比任何时候都相信自己,无论脚步多么匆忙,不管聚散离合,总有一种信念在支撑我,每天三次,提醒着我,认清明天的向,不忘昨日的来处

 



本文链接://xuexipindu/845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