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写)

“这绳子够长了,就是不知道够不够牢固。”鸟太太说完就扯了扯胡子,她确定足够牢固,就剪了一段用来晾小鸟的尿布。

     胡萝卜先生还在继续走,他走过了小松鼠的家,小松鼠剪了一段用来荡秋千;他走过小兔子的家,小兔子剪了一段用来跳绳;他走过小羊的家,小羊剪了一段用来编篱笆~~~

     胡萝卜先生一直在走,胡子也一直在长,也不知道他的胡子还能帮助多少人呢!


本文链接://shaonianbolan/xiaosansi/846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