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打击盗版,保护版权,推动社会发展。如有发现文章侵权,请立即联系站长删除!

大家都在搜:分数的再认识(一) 读书 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 数字化学习 活到老,学到老

首页 > 少年博览 > 高中 > 正文

大班区域观察记录100篇

博客会员 2020-11-09 14:17:05 高中 4350 ℃
 

记录,和你一起走过的六一

                        文绿    吴慧慧

    妈妈小时候不知六一为何物,有了你以后,每年的六一都显的那么弥足珍贵。我爱充满生机与自由的六一,更爱六一时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你。

第一次和你过六一,你才七个月那么大。不会言语的你全靠不同的哭声表达需求,凭借傻傻的笑掳获妈妈的芳心。你的第一份六一礼物,是妈妈精心在当当网为你购买的你人生第一套书籍,爸爸和奶奶有点质疑妈妈的礼物,说你太小,还不会,还不懂。

但是妈妈心里十分笃定:你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懂,只是还不会用具体的语言表达。   

还记得,你肥肥的小手随意翻着绘本《橘子橘子》,眼睛里满是喜欢的神情,手舞足蹈,兴奋不已。嘴巴里吐露着你自己独特的语言。你的喜欢,高度的点燃了妈妈为你购买图书的欲望。从此,爱上为你在书海扒拉适合你的图书。正如一位名人所说:“我们是吃饭长大的,也是读书长大的。”书犹药也,善读之可以医愚。

一岁七个月时,会呀呀学语的你迎来了新的六一儿童节,当时的六一到底是如何度过的,我竟怎么也记不起来了。我翻开微信朋友圈记录,寻找那年六一的痕迹,发现购买图书的清单,是的,妈妈不仅为你挑选了六一礼物,也为自己准备了一份。快乐会传染,妈妈想要过六一的小心思已经暴露无遗。

经历过的事情,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变得模糊不清。看来,记录文字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习惯。妈妈深受其益,希望多年后会书写的你,也会喜欢。或者,你有更好的方法,也可以分享给妈妈。妈妈,会认真倾听,并且努力学习新技能!

今年六一,你不在郑州,提前跟着奶奶回到了商丘老家。庆幸,六一正好被安排在了周末。妈妈强烈要求爸爸驾车回家,陪你过六一。买了新衣服、益智玩具,当然还有一套你最爱的书籍。妈妈将每一本书的首页盖上妈妈独有的印章,又红又大的奖字,令人甚是喜欢。因为你的喜欢,妈妈的快乐也跟着沸腾起来。

两岁七个月的你,可以与人自由沟通交流,可以随意跳动奔跑,还经常“蹦”出富有人生哲理的话语,时常让妈妈深思良久。儿童就是哲学家,大道至简,果然如此!

今年六一,我们一家三口泡在了游乐园里,一切行动听你指挥,规则是:谁最小,谁最有发言权。结果,你缠着爸爸陪你钓金鱼,让爸爸乐的合不拢嘴。你知道的,爸爸最爱钓鱼,也掌握了许多钓鱼的技巧。结果,你俩技压群芳,钓了一条又一条,妈妈则坐在凳子上边乘凉边为你们守着一条又一条代表收获的小鱼。

说是,陪你过六一,结果爸爸妈妈玩的比你还开心,几度被你逗得乐不停。

遂,妈妈倡议:往后余生,六一一定要一起度过,不许嫌弃,不许独自狂欢,拇指印章为证。你可能已经发现,其实爸爸妈妈就是披着“大人”的皮囊,内心依然是一个顽皮的孩童,和你一样。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依旧少年。可爱的六一,永远属于我们。书籍作为礼物,是对我们共同的奖赏。年少时,我们一起阅读绘本,我负责文字,你负责解说图画;暮年时,我们是否还能一起阅读,我负责倾听,你负责朗诵!

就这样做个约定,可好?(1189字)







 

云梦多湖,莲花坞便是依湖而建的。

从莲花坞的码头这边出发,顺水划船不久,便有好大一片莲塘,叫做莲花湖,怕是有数十里。碧叶宽大,粉荷亭亭,挨肩擦头。湖风吹过,花摇叶颤,仿佛在频频点头。清新娇美之中,还有几分憨态可掬。

江家的莲花坞不似别家的仙府那样紧闭大门,方圆几里之内都不允许普通人出现,大门前宽阔的码头上时常有卖莲蓬、菱角、各种面点的小贩蹲守,热闹得很。附近人家的孩童也可以吸着鼻涕偷偷溜到莲花坞的校场里,偷看热闹,即便被发现了也不会被骂,偶尔还能和世家子弟一起玩耍。

魏无羡年少时候,常常在莲花湖之畔放风筝。

江澄紧紧盯着自己的风筝,不时瞅一瞅魏无羡的那只。魏无羡的风筝已经飞很高,可他还是没有动手挽弓的意思,右手搭在眉间,仰头而笑,似乎觉得,还是不够远。

眼看风筝已经快飞出自己有十足把握能射中的距离,江澄一咬牙,搭箭拉弦,白羽嗖的射出。那只画成独眼怪模样的风筝被一箭贯目,落了下来。

江澄眉头一展,道:“中了!”

随即,他道:“你的飞了那么远,还射得着吗?”

魏无羡道:“你猜?”

他这才抽出一支箭,凝神瞄准。弓弦拉满,崩然松手。

中。

江澄的眉头又皱了起来,鼻子里哼了一声。一群少年都把弓收了起来,嘿嘿哈哈地去捡风筝。落得最近的,就是最差的,捡起来之后要被旁人嘲笑一番。魏无羡那只落的最远,在他前面就是第二名的江澄的风筝。谁知,转过了九曲莲花廊,忽然闪出两个身姿窈窕的年轻女子,作武装侍女打扮,都佩着短剑。其中一个拿着一只风筝、一支箭,挡在了他们面前。

高个的那名侍女冷冷地道:“这是谁的?”

众少年一见这两名女子,心里都叫糟糕。

魏无羡摸了摸下巴,站出来道:“我的。”

另一名侍女哼道:“你倒老实。”

她们往两旁分开,从后面走出一个佩剑的紫衣女子来。

这女子肤色腻白,颇具丽色,眉眼秀致,却有凌厉之意。唇角似勾非勾,天然的一派讥诮,与江澄如出一撤。腰肢纤细,紫衣翩翩,面庞和扶在剑柄上的右手都如冷冰冰的玉石一般,右手食指上戴着一枚缀着紫晶石的指环。

江澄见到她,露出笑容,叫道:“阿娘。”

其余的少年则恭恭敬敬地道:“虞夫人。”

虞夫人就是江澄的母亲,虞紫鸢。也是江枫眠的夫人,当初还曾是他的同修。照理说,应该叫她江夫人,可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一直都是叫她虞夫人。有人猜是不是虞夫人性格强势,不喜冠夫姓。对此,夫妇二人也并无异议。

虞夫人出身望族眉山虞氏,家中排行第三,又称虞三娘子。在玄门之中有一个名号“紫蜘蛛”,报出来就能吓着一批人。年少时便性情冷厉,不喜与人打交道,与人打交道便不讨喜。嫁给江枫眠后也常年夜猎在外,不怎么爱留居江家的莲花坞。而且她在莲花坞的居所和江枫眠是分开的,独占一带,里面只有她和她从虞家带过来的一批心腹家人居住。这两名年轻女子金珠、银珠都是她的心腹使女,总不离身。

虞夫人扫了江澄一眼,道:“又在疯玩?过来给我看看。”

江澄挨到她身边,虞夫人纤细的五指捏了捏他的手臂,在他肩头啪的一拍,教训道:“修为一点长进也没有,都快十七岁了,还像个无知幼子,整天只知道跟人瞎闹。你跟别人一样吗?别人将来鬼知道会在哪条阴沟里扑腾,你以后可是要做江家家主的!”

江澄被她拍得身形一晃,低头不敢辩解。魏无羡知道,不消说,这又是在明着暗着地骂自己了。一旁有师弟悄悄冲他吐舌头,魏无羡对他挑了挑眉。虞夫人道:“魏婴,你又在作什么怪?”

魏无羡习以为常地站了出来,虞夫人骂道:“又是这幅模样!你若是自己不求上进,就不要拉着江澄跟你一起鬼混,带坏了他。”

魏无羡惊讶道:“我不求上进吗?莲花坞里最上进的不就是我吗?”

少年人忍性不高,就是要驳几句嘴。一听这话,虞夫人眉心果然现出一道煞气,江澄道:“魏无羡,你闭嘴!”

他转向虞夫人,道:“不是我们想窝在莲花坞里射风筝,可现在不是谁都没办法出去吗?温家把所有夜猎区都划为他们的地盘,我就算想出去夜猎,也没有地方可以下手。待在家里不出去惹事、跟温家人争抢猎物,这不是您和父亲交代过的吗?”

虞夫人冷笑道:“只怕这次是你不想出去,也得出去了。”

江澄不解,虞夫人不再理他们,昂首挺胸地穿过长廊。他身后那两名侍女恶狠狠地瞪向魏无羡,跟着主人一道走了。

晚间,他们才知道,“不想出去也得出去”是什么意思。

岐山温氏以其他世家教导无方、荒废人才为由,要求各家在三日之内,每家派遣至少十名家族子弟赴往岐山,由他们派专人亲自教化。

江澄愕然道:“温家的人果真说得出这种话?太厚颜无耻了!”

魏无羡道:“自以为是百家之长天上的太阳呗。温家不要脸又不是头一回了。仗着家大势大,去年就开始不允许其他家族夜猎了,抢了别人多少猎物,占了多少地盘。”

江枫眠坐于首席,道:“慎言。用餐。”

堂中只有五人,分开坐,每个人身前都摆着一张方形小案,案上是几碟子饭食。魏无羡低头动了动筷子,忽然被人扯了扯衣角。转过脸,只见江厌离递过来一只小碟,碟子里是数粒剥好的莲子,肥肥白白,新鲜饱满。

魏无羡悄声道:“谢谢师姐。”

江厌离微微一笑,那张甚为清淡的面容,霎时添了几分生动颜色。虞紫鸢冷冷地道:“还用什么餐,过几天到了岐山,都不知道有没有饭给他们吃,不如趁现在开始多饿几顿,习惯习惯!”

小数的认识

小数的意义

(1) 把“1”平均分成10份、100份、1000份……其中的 1份是 1/101/100 1/1000 ,…这样的分数可以用小数表示为0.10.010.001,…

 2    1 2 下一页 尾页